宗馥莉:创新是最好的传承

原标题:宗馥莉:创新是最好的传承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宗庆后的商业故事传奇而励志,每一步都踩准了市场需求变化,踩准了中国经济发展节拍。宗馥莉把父亲这种商业嗅觉称为"商人天生的敏锐度",两代人有不同的方式,父女都在了解社会和市场的当下,谋划自己的商业版图。

    和COSPLAY的人群擦肩而过,宗馥莉手里拿着一联排插着吸管的AD钙奶——这已经成为时下年轻人的行为符号,以表达对这款娃哈哈经典产品的喜爱。“年轻人有好奇心,愿意尝试很多新鲜的事物。作为消费品企业,年轻人永远是我们争取的头部目标群体,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身为娃哈哈集团品牌公关部部长、销售公司副总的宗馥莉不掩饰她对虏获年轻群体的决心。

    比起早些年,宗馥莉的锋芒已经褪去,内化成为她对于自己独立人生轨迹的思考,考虑的范畴也从一个人、一家企业,扩大到所处的社会群体。

    “二代”已经不足以成为概括她的标签,她说自己热爱做企业和企业家,进行创新的极限挑战。她说,这种热爱八分来自天生。“我爸给我站了一个很高的起点,我就不能浪费掉。”这是宗馥莉对“二代”唯一的理解。

“年轻化”是沟通的桥梁

    2020年3月,娃哈哈和钟薛高联名款“未成年雪糕”上市发售,旋即在社交媒体引发了网友的热烈讨论。据透露,“未成年雪糕”这个微博话题在3天内获得了超1700万的阅读。

    2020年夏天,娃哈哈和潮玩品牌合作推出限量版盲水,上架第二天开始,“秒空”。这不是一场为了销量而进行的品牌活动,在二手转卖平台上出现空瓶的求购信息,已经是一种获得潮玩圈认可的积极信号。

    2020年8月和12月,娃哈哈又相继亮相了B站线下活动,分别以AD钙奶为主元素,打造了“未成年的大人国”和“大人国异世界”的展台,并推出限量款AD钙奶弹幕瓶及糖果系列新品“哈小糖”。

    此前,2008年,宗馥莉出任娃哈哈集团品牌公关部部长,带来一系列诸如营养快线彩妆、哈哈棕、AD钙奶雪糕等品牌跨界创新尝试,并给AD钙奶这一经典IP找到了“未成年”“还童奶”的新品牌意象,还通过和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等平台的深度合作,用不同产品触及消费者所在圈层。

    宗馥莉坦言自己不玩电竞,也不是二次元的圈中人。但这不妨碍她作为品牌的捕手,知道哪里是潮水前行的方向。

    她关注到社会主流文化和亚文化之间的流动,并把它纳入到自己品牌策略的底层逻辑中,她说:“互联网的发达,让人信息掌握的更加丰富了。每一个人他的喜好,也会比以前更加丰富、更多层。以前我们认知的二次元、电竞、潮玩,是比较小众的。这两年,其实已经变成更大众的,形成圈层。如果我们要去贴近年轻人的沟通方式,就要了解他们在想什么。二次元、潮玩、电竞,都是我们未来需要跟年轻人群建立起沟通的桥梁。”

    崇尚制度和理性

    宗馥莉典型的一天是两地跑。上午在宏胜,下午在娃哈哈。除了在娃哈哈负责品牌和一部分销售工作,宗馥莉是宏胜饮料集团的总裁,完全独立管理着这家在全国6大区域有20个生产基地、40多家分公司的全产业链企业,她的父亲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鲜有过问。

    据采访透露,宗馥莉接手宏胜时,这块今后成为她试验田的企业还刚成立不久,只有一条饮料灌装线。宗庆后的初衷,是为了让宗馥莉尽快地熟悉业务,独立管理。这也符合宗馥莉的意愿,她很快上手,“那时候我们慢慢开始设新的工厂,去做一些新的业务。”宗馥莉亲自组建团队、选址、买地、买设备、装设备,一手打拼出宏胜的全产业链版图。

    她崇尚制度和理性,2016年在宏胜建立起BPM系统,将业务流程进行系统固化,流程必须按照预算控制策略科目设置,确保流程按照限定的授权规则运行。每一块钱的使用,都是由系统分配权限,任何人都没有超出系统的权限使用资金。

    守好百年老店的两扇门

    宗馥莉身上有恰如其分的危机感、在妥协和不被同化之间寻得自洽的平衡。在带领一家企业勇闯潮头的途中,这是难能可贵的领袖品格。

    她不完全否定品牌对年轻消费者的追逐,认为“迎合需求”和“定义需求”要同时兼顾,“我需要得到消费者的认同,否则的话我再怎么定义需求,他也不会来理我。另外一方面,定义需求是作为行业本身应该去做的事情,比如说有义务去宣传应该怎么样健康饮食。”

    宗馥莉一直的梦想,是完善中国食品行业产业链。2007年,宗馥莉就成立了松源机械,负责专业制瓶、制盖、模具制造及相关食品饮料设备制造。她希望通过这样一家公司,打破国外食品企业对核心技术和设备的垄断局面。2009年,松源机械通过自主研发,实现了PET瓶和瓶盖等饮料包装模具的国产化,改变了此前必须高价采购进口模具的受制局面。2010年,宗馥莉投资3500万美元引进了世界一流标签印刷设备,成立了专业的香精香料公司,引入先进的萃取设备,重点对有中国特色的天然植物进行产品开发,比如枸杞和红枣。

    创新是最好的传承。将娃哈哈打造成百年老店一直是宗庆后的目标,开启创新者模式的宗馥莉是这条道路上的同行人。“娃哈哈有30多年的历史了。它需要与时俱进,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尝试,能给娃哈哈带来新的火花跟激情。”宗馥莉说。

    被外界忽略的父女默契

    “我对企业的热爱80%来自基因。”宗馥莉在采访中说。

    宗馥莉在容貌上传承了父亲标志性的下颌和眼睛,是人群里能一眼认出的父女。但外界更愿意津津乐道的是她和父亲在管理模式、理念上的差异,往往忽略父女两之间的默契。这种默契不见于生活细碎之处,而见于大江大河的是非哲学。

    她在美国上高中和大学,练就了率性、直接、自信的美式独立,但在底子里还是中国式的,不会和自己的胃过不去,留学时也会打包了中餐吃,也从没想过要留在国外。2004年,宗馥莉完成学业,没有把其它选择作为考虑,径直回国加入了娃哈哈。“我出去的时候目的很明确,就是去读书的,读完书我就回来了。”

    回国后,宗馥莉在生产车间的一线工作,和父亲的勤奋心照不宣,她总是第一个到基地,最后一个离开。宗馥莉的自律,来自她对决定要做的事情,就会按部就班地执行。比如加入、坚守饮料这一主业,是她决定要做的事,也是从受父亲影响颇深的职业选择。

    宗庆后的商业故事传奇而励志,每一步都踩准了市场需求的变化,踩准了中国经济发展的节拍。宗馥莉把父亲的这种商业嗅觉称为“商人天生的敏锐度”,两代人有不同的方式,父女都在了解社会和市场的当下,谋划自己的商业版图。

    左手商业,右手责任

    宗馥莉说:“做企业不是为了传一代代下去,其实是为社会提供一些东西。”

    在宗庆后和宗馥莉的心里,都有一根关于“企业”和“企业家”区别的线:“做企业是说,你只要把企业做好就可以了。但做企业家,会有很多其他的社会担当,更多的责任,考虑的事情方方面面会更多,有很多包容。”

    父亲宗庆后坚持20多年产业扶贫,在中西部、贫困地区的17个省市,投资85亿元;女儿宗馥莉创办的馥莉慈善基金会,累计捐款近亿元,用于扶持高等教育、改善贫困地区孩童膳食等。

    父亲宗庆后当了10多年的全国人大代表,为民发声;女儿作为浙江省政协委员,建言献策,出任浙江省新企联会长,联结青年企业家……

    随着岁月增长,她和父亲的默契更多,她已经和父亲一样,以企业家之名,成为中国社会有机的一部分。

    热爱,并坚持,让宗馥莉有底气、无畏于打开未来的每扇门。当问及她“你觉得你喜欢做企业家吗?”她说:“我正在这条路上走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