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场】美国陆空军高超武器斗争的最大赢家竟是它

随着高超声速武器的发展红火,各国军队的各军种都在谋求能拥有属于自己的高超声速武器。近日,美国陆军终于公布了其高超声速武器LRHW的射程。根据美国陆军发言人的说法,美国陆军即将列装的LRHW最大射程可达1725英里,约合2775公里。

 

这无疑是美国陆军对LRHW项目充满自信的一个注解,美国陆军也的确有资格为这个项目自信,早在2020年的319日晚,夏威夷试验场的“通用型高超音速滑翔体”(C-HGB)发射和飞行测试就取得了成功,而C-HCB就是LRHW项目中最关键的那个高超声速滑翔弹头。近的来说,美军在317日对外界公布了一组拍摄于310日的照片,照片内容则是向第一支高超音速导弹连交付第一批发射筒,这标志着美国陆军装备高超声速武器已经进入了倒计时,可以说LRHW的成功已经板上钉钉。

 

LRHW项目是美国2018年提出的三军通用高超声速武器的陆军计划,美国海军则称呼它为中程常规快速打击系统(IRCPS),美国空军的则叫高超声速常规打击武器(HCSW)。不过HCSW项目已经下马,因此现在实际是陆海合作。根据公开资料,LRHWIRCPS系统都使用相同的导弹和滑翔弹头,只不过海军的要适配包括潜艇在内的各种发射平台。美国陆军认为,助推滑翔弹头作为高超声速武器,是高机动性与高速的完美结合,不仅可以绕开敌方防空和监视范围,还有着足够的打击时效性,能对敌方的高价值目标实现突袭。

 

这次公开射程最大的影响是标志着《中导条约》彻底变成了“回不去的青春”,虽然美国早在2019年时就以俄罗斯的伊斯坎德尔破坏条约为由推出条约,但外界包括美国政府内部一直有声音呼吁应该在一定条件下重回条约并扩大条约范围。此前也有消息称拜登为了对其欧洲盟友妥协,将不得不重新进行一个多边的《中导条约》谈判以换取俄罗斯不在该国的欧洲部分部署“伊斯坎德尔-M”陆基战术导弹。因此,美国陆军此次公布但又并非大张旗鼓的公布这款尚未服役的导弹射程,颇有一种生怕拜登打境外势力的牌,将LRHW项目一刀砍死的可能。

 

这种事情不是不可能,因为军事是为了政治服务,而不是为了消灭谁。美苏(俄)在《中导条约》签署后,共销毁了2692枚导弹,被干掉的导弹型号有SS-20SS-4SS-129K714RK-55、潘兴-2MGM-31C)、陆基战斧等。这个条约中最感受到憋屈的恰恰就是美国陆军,明明第一次有了巡航导弹,第一次有了世界最先进的弹道导弹,双份的快乐怎么突然就被总统没收了呢?1987年的《中导条约》带走了服役才两年的潘兴-2,也带走了服役才4年的陆基战斧,使得美国陆军在过去的30年间,所装备的射程最大的武器居然是仅300公里射程的陆军战术导弹系统(ATACMS)。

在这种历史背景下,拥有一款中程导弹成了美国陆军心中的“白月光”,是美国陆军梦寐以求的玩具。在特朗普高调退群前,还没有什么LRHW,那时候只有美国海军的高超试验计划,特朗普刚刚宣布准备退群时,美国陆军便立刻加入。虽然LRHW项目很顺利,但特朗普毕竟骚操作太多,被赶出了白宫,只能留下灰太狼的“我一定会回来的”经典台词。,这时候美国陆军就发现不对劲了:靠山没了啊。

 

从政治正确和军控角度来说,LRHW该死;从拜登的执政角度来说,LRHW项目不值得投入;从清算特朗普角度来说,LRHW该杀;从与俄罗斯修复关系和安抚欧洲情绪的角度来说,LRHW项目也可能被当做祭品,要知道之前那个不在欧洲部署“伊斯坎德尔-M”陆基战术导弹的倡议可是普京亲自提出的。从政治角度来说,不满LRHW项目的势力非常强大。为此,加速LRHW的服役,并不断放出风声宣布自己“即将服役”,也有激化局势,把生米煮成熟饭的意思。

 

不满LRHW的不仅仅是美国部分政客和欧洲盟友,还有美国空军。这则是两个军种之间复杂的爱恨情仇与利益纠纷。在2020年,美国空军已经宣布放弃了HCSW项目,转而专心支持AGM-183A,也就是ARRW项目的研发。而美国空军宣布放弃该项目的原因也很简单“由于国防部和空军优先的事情变多,经费又变少了,因此仅能在两个项目间择优资助。从这时开始,LRHW不再是美国空军参与合作的项目,而是空军经费的敌人。

 

这种情况下,陆军公布射程也算是对美国空军嘲讽的回应。这要从今年的一次口嗨风波说起。在今年的3月,美国陆军公布了一份新的战略文件,可以看作是美国陆军对未来的发展规划,其中特别强调,对远距离目标的精确打击是陆军现代化的重中之重,要确保在2023年前部署第一个陆基高超声速导弹系统,并强调这对于实现美军面对强敌的实战化建军有着重要意义。325日,美国陆军参谋长,詹姆斯·麦康维尔(James McConville)在布鲁金斯学院举行的活动时同样强调了这一观点“研发战略性的高超声速武器对于陆军进行敌方的机动部署反舰、防空和反介入系统有着极为重要的抑制作用和战略意义。”

 

对于熟谙办公室哲学的人来说,当另一个部门的领导突然发表高论展望新领域,就往往意味着是要抢自己部门的利益。美国空军的官僚们飞速的指出陆军此举是暗指美国空军的轰炸机部队,因为在以往,对敌方的这些武器系统进行压制和打击的任务都是由美国空军的轰炸机机队负责,陆军的这番言论无疑是在国会老爷们面前质疑空军的战斗力,还会直接影响未来军费的分配。

 

美国空军的愤怒很快爆发了出来,美国空军的全球打击司令部的司令,蒂莫西·雷(Timothy Ray)上将以特邀嘉宾的身份出席331日米切尔研究所的航空航天优势研讨会中发表了演说,直接使用了“Stupid”(愚蠢的)来形容陆军的高超声速武器。“it’s a stupid idea”是他对陆军的这个战略的态度“我只是想说去投资一个我们已经在做的东西是一个很智障的主意。”

毫无疑问,蒂莫西·雷上将“他急了”,毕竟美国空军给予厚望的ARRW现在还没能成功发射。他还说道“我们已经有了经过验证的能力(指空军的打击力量),和一只反应迅速的全球打击链的团队,就好比当你已经有一只鸟在手上时…除非你有恶趣味,不然为何要重建一个系统?”巧的是,美国陆军不但有这个恶趣味,还大得很,更何况现在陆军的LRHW项目与海军的IRCPS是穿同一条裤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为此美国陆军必须要不断在高超声速武器上做文章,来获得更多的支持,特别是其他军种的支持。这样才能在国会越来越抠的背景下要到足够的经费。

 

从最新的结果来说,陆军的舆论攻势起到了一定的效果,出于团结的角度,不仅美国空军的高层出面平息蒂莫西·雷的言论,其他军队高层也纷纷表示“军队要团结”、“联合作战才是美军未来的方向”。这促使了其他美国高级军事官员公开支持LRHW。获取空军和美军其他高官的支持对陆军的LRHW项目同样重要,这是由于和海军的合作虽然节约了经费,但也使得美国陆军不能用“现在再砍项目是浪费国家资源”这个说法糊弄,毕竟就算陆军的LRHW没了,原有的技术仍然可以在海军的IRCPS上继续发挥作用。因为《中导条约》并不牵扯到海军,新条约也很难威胁到海军的地位,这使得在拜登政府准备大砍陆军时,海军不但不会利益受损,甚至还有赚(陆军的空白需要自己填补)。在错综复杂的利益背景下,海军虽然是陆军的合作者,却也乐见政府砍了陆军中导。目前,拜登政府依旧没有为LRHW项目进行背书,陆军在这场与空军的军种斗争中也还远远没有胜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