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继伟:人民币在资本项下完全开放尚不具备条件

原标题: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人民币在资本项下完全开放尚不具备条件

每经记者 李少婷    每经编辑 汤辉    

12月12日上午,在“三亚·财经国际论坛”上,全国政协常委、外事委员会主任,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出席并对话桥水基金创始人瑞·达利欧。

“我们是老朋友了,也说话不客气,我是觉得你说的把中国还是抬得太高。”楼继伟在评价瑞·达利欧关于“中国的大国崛起”的观点时表示,中国是和平崛起,但是中国本身就是个大国,所以说大国崛起也没有错误。

楼继伟表示,2020年的确是一个转折点,很多的跨境投资,包括国内资金向香港的投资,也包括国际投资进入中国,而且是带有流动性的配置都在扩大。“但是,(中国)什么时候成为金融中心和真正的储备货币国家,我认为还早,需要人民币在资本项下完全开放,(当下)不具备条件。这个还是比较难做到的。”

楼继伟介绍,中国同美国有很多相同的弱点,包括疫情之下宽松货币政策带来的债务率提升隐忧、面临着缩小财富差距问题等。“我们自己要清醒。”楼继伟表示。

在对话中,楼继伟表示赤字货币化已成为常态。“大规模发行了货币,没有造成通货膨胀,反而支持了发债。企业发债,国家财政也大幅度发债,就出现了所谓赤字货币化问题,赤字货币化是一个常态,也没有害处,不会造成通货膨胀,原来的货币政策的理论在被颠覆。”

但楼继伟阐明,“对于财政直接向央行透支,这种理解上的赤字货币化我是坚决反对的”。

至于为何赤字货币化没有带来“通货膨胀”,楼继伟认为,很大程度上这种通货膨胀表现为资产价格的上涨,而没有表现为实物和服务的价格上涨。“我们相当一段时间,全球都是金融混业经营,然后货币政策放了水,放出流动性,给金融机构互加杠杆提供了巨大的空间,首先表现为金融资产价格的上涨,然后就是房地产价格上涨,再加上收入分配,这种情况下收入分配差距肯定扩大。”楼继伟介绍。

“没有多少钱能够进入金融市场的这些人,他们是受害者。”楼继伟认为,这些人的边际消费倾向最强,但没有多少钱去买东西,因而赤字货币化跟收入分配差距扩大是连在一起的。

就中美关系问题,楼继伟认为问题主要在美国现在的政府所采取的政策有些是反常识的,“比如说美国作为一个储备货币国家,这么低的储蓄率必然是贸易逆差,它的政府追求贸易必须要平衡,这是不可能的”。楼继伟表示,相信拜登政府会恢复开诚布公地沟通,但是由于目前已经造成了很多名义上的隔阂,很难轻易甩掉已经背上的包袱。

谈及投资的资产配置问题,楼继伟认为,当前仍面对巨大的不确定性,什么时候疫情真正能控制住、经济能够复苏是一个巨大的不确定性。而假定明年能够出现疫情控制、经济复苏的情况,这时候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要退出,财政政策也逐渐地减少它的力度,怎么退,退得不好的话也(要)出问题。楼继伟称,我们现在是债务的积累期,对应经济的衰退期,而不是过去的,债务积累期对应经济的繁荣期,这时候的货币政策如果退出不当的话,就会触发一些风险。

“(投资)还是应该分散配置,我建议发达国家该配置还是要配置的,同时要增加对东亚的配置。”楼继伟介绍,今年中国大国中唯一保持正增长的国家,可能会带动东亚地区至少今年不会负增长,另外东亚地区受到的外溢性冲击比较小一些。

提及人民币国际化,楼继伟认为这“肯定是方向”,但问题在于以人民币来结算的贸易占比太小。人民币国际化首先是贸易方面结算的国际化,楼继伟建议,一个是发展离岸人民币市场,还有一个是中国的银行应该走出去,在外面建立子行和分行,多做些人民币业务。

发表评论